鄭州九游会国际園林綠化工程有限公司
高品質 低價格 專業綠化養護
 
新聞詳情

「古樹災後重“見”記」鄭州4.5萬多株古樹歷經滄桑 受災古樹保護已刻不容緩

 二維碼
發表時間:2021-09-07 18:23來源:大河報

(新密市袁莊鄉,一株1000年樹齡皁莢樹,衍生出20多株皁莢樹,號稱一木成林的典範)

鄭州市有多少棵古樹呢?根據2018年普查數據,古樹數量達到4.5萬多株。古樹是綠色的活化石,其年輪就是自身的一份檔案,今年的特大暴雨,以及多雨的夏天,一定程度上將反映在年輪的寬度之上。

特大暴雨前,鄭州市林業部門統計,共有171棵古樹需要復壯保護。而暴雨洪水發生後,30棵古樹直接遭受了災害,一部分在171棵之內,還有一部分則在171棵之外。古樹保護,意義重大,也刻不容緩。

(新密市袁莊鄉張華嶺村一棵180年的皁莢樹,樹幹中空部分積水暫時無法排出,可能引起樹幹腐蝕等問題)

雨水排泄不出 部分古樹出現樹幹腐蝕問題

不同的古樹,所得的病,大同小異。以國槐而言,最容易出現的病症便是中空。千裏之堤,毀於蟻穴,老樹中空,始於腐蝕。枝杈凹陷處、小型坑洞處的積水排不出來,長此以往,腐蝕的面積越來越大,再加上病蟲害的滋生,雨水的沖刷,最終的結果便是中空。

新密市袁莊鄉張華嶺村的一處較高的土坪上,長着幾棵古樹。其中一棵山崖邊的皁莢樹,枝幹分叉處的下方樹幹上,有一個幽深的空洞。新密市林業局綠化工作中心主任於富存說,這棵樹除了做支撐之外,還需要儘快將空洞裏的積水清理出去,同時做防腐處理,不然的話,雨水不斷侵蝕,空洞的面積越來越大,最終直接導致養分輸送空間大爲壓縮,影響其正常生存。

(滎陽市廣武鎮新莊村外皁莢樹,特大暴雨及之後的強降雨,侵蝕了中空的樹幹)

同樣的問題,也存在於廣武鎮新莊村。村口位置,一段殘碑,倒伏在比它年代還要久遠的碑座上。殘碑斷紋深刻,上書“北至河陰縣交界”,右下方則是“河道……都御史亢……文”,部分文字已經不可辨認。

(石碑距離古皁莢樹很近,能看到樹幹另一處侵蝕較爲嚴重的黑色區域)

230年曆史的皁莢樹,就在旁邊。遭家屬的長勢較好,無論是伸向哪個方向的枝幹,枝葉都比較繁茂。不過,這棵皁莢樹底部也出現了中空問題,經過暴雨的侵蝕,樹幹內側潮溼發黴。而另一側的樹幹上,樹皮損壞之處,也較爲潮溼,需要做防腐處理。

(登封市潁陽鎮陳溝一株古樹水土流失嚴重,根部裸露,當地林業部門對其進行搶救性保護)

初步統計30棵古樹受災 需要緊急搶救施工

從9月2日,到9月3日,大河報記者趁着兩次連陰雨的間隙,與鄭州市綠化工作服務中心相關負責人一行,深入新密、登封、滎陽等地山區,對古樹的受災情況進行調查。部分古樹,存在着一些老問題,又遭遇了一些新問題。

2020年9月,鄭州市綠化委員會辦公室組織各區縣(市)林業主管部門,對全市林業部門負責保護管理的古樹名木進行了調查摸底,重點對急需復壯保護的古樹名木進行了摸排。最終篩選確定急需復壯保護古樹名木171株。

鄭州市綠化工作服務中心主任郜學義說,根據調查統計,截至2020年底,鄭州市共有急需復壯保護的古樹名木171株(僅限林業部門負責保護管理的古樹名木)。

這些古樹主要存在的問題是,水土流失導致根系受損嚴重;幹腐枝枯,長勢退化嚴重;樹體中空,主體腐爛嚴重;地面深植,立地條件較差;冠偏失重,極易倒伏受損;病蟲嚴重,生長環境惡劣。

(登封市東華鎮土門口村,800年國槐經受住了特大暴雨考驗,但後側的土房已經坍塌)

爲此,他們委託負責相關古樹復壯公司,組織專家對復壯保護方案及費用預算進行了評審。鄭州市政府也對此方案進行了批示。

但是,突如其來的特大暴雨,導致古樹名木復壯施工變得更爲複雜。受災的古樹,有一部分是這171株中的,但也有一部分則不是,而且情況更爲危急。

目前,由於局部地方的山路依然處於中斷狀態,再加上前段時間持續1個月的新冠疫情防控,導致古樹受災調查受到一定的影響。

郜學義說,經過初步統計,有30棵古樹遭受了暴雨洪災,主要是倒伏、水土流失導致根系裸露等問題,預估經費需要在250萬左右。

復壯倒在其次,復活放在首位。他說,這些古樹急需救治,他們也將盡快研究方案,對受損嚴重古樹實施緊急施工。

(新密市尖山蛇谷旁的4000年匙葉櫟彌足珍貴,需要進一步的保護)

古樹是綠色活化石 鄭州正立法保護、設立專項保護經費

古樹名木,是特定地理條件下形成的生態景觀。它是歷史的見證,人類文明的象徵,是人文景觀和自然景觀的綜合載體。

古樹,是活着的檔案,而年輪,就是檔案裏面的記錄,年輪是古樹本身的“履歷表”。年輪的寬窄,可以反映當地環境氣候的變化。比如,氣候條件較好,樹木便生長得好,木質部增加得多,年輪就較寬,反之,年輪就相對較窄。

業內專家分析,樹木對氣候變化也非常敏感。比如雨水多、溫度高的年份,樹木生長得就快,這一年的年輪便粗壯。而鄭州的這一場特大暴雨,勢必要被鄭州市域的千千萬萬棵樹木記錄,也將被這些古樹們記錄下來。

(登封市東華鎮少陽寨村,一株500年皁莢樹得到保護,與美麗鄉村相得益彰)

大河報記者瞭解到,根據2018年普查統計,鄭州有單株古樹名木4055株,其中古樹3962株,名木93株;有古樹羣26個,古樹數量41422餘株。總體來說,鄭州市古樹名木總數有4.5萬多株。

鄭州市綠化工作服務中心主任郜學義說,古樹是綠色的活化石,保護一株古樹,便是保存一部自然和社會發展史,保護一座優良種源基因庫。

大河報記者瞭解到,目前,《鄭州市古樹名木保護條例》已提請鄭州市人才常委會第二十六次會議審議。

根據規定,市、區縣(市)古樹名木主管部門應當定期組織專業技術人員對古樹名木及古樹後備資源進行專業養護,發現有害生物危害或者其他生長異常情況時,應當及時救治,並將救治情況記入檔案。

古樹保護,也將設置專有的經費。市、區縣(市)人民政府設立的古樹名木保護經費,應當用於古樹名木的養護管理、資源普查、建檔掛牌、搶救復壯、保護設施的建設維修、技術培訓、養護費用補償等。